• <span id='ttdg'></span>

          <code id='ttdg'><strong id='ttdg'></strong></code>

        1. <tr id='ttdg'><strong id='ttdg'></strong><small id='ttdg'></small><button id='ttdg'></button><li id='ttdg'><noscript id='ttdg'><big id='ttdg'></big><dt id='ttdg'></dt></noscript></li></tr><ol id='ttdg'><table id='ttdg'><blockquote id='ttdg'><tbody id='ttd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ttdg'></u><kbd id='ttdg'><kbd id='ttdg'></kbd></kbd>
        2. <dl id='ttdg'></dl>
          <acronym id='ttdg'><em id='ttdg'></em><td id='ttdg'><div id='ttdg'></div></td></acronym><address id='ttdg'><big id='ttdg'><big id='ttdg'></big><legend id='ttdg'></legend></big></address>

            <i id='ttdg'></i>
          1. <ins id='ttdg'></ins>
            <fieldset id='ttdg'></fieldset>

            <i id='ttdg'><div id='ttdg'><ins id='ttdg'></ins></div></i>

          2. 老人苗

            • 时间:
            • 浏览:3

              1、父與子

              蕭亦覺得自己從小就像隻被父親蕭持遠圈養的寵物,隻能活動在他眼前那塊巴掌大小的地方,所有的事情都得按他的意見行事。吃飯隻能吃七成飽,不許大笑不許碰冷水,不許跑跳,每天要按著他的要求吃鈣片和各種維生索,長這麼大都沒有遊過泳,也沒有自在地逛過街,這跟寵物有什麼分別?所以他很想結婚,有個屬於自己的傢。

              這天,蕭亦又一次提到自己想結婚的事,蕭持遠卻若無其事地說:感情是這個世上最靠不住的東西。何況你有先天疾病,發作起來會有生命危險,隻有我才能照顧你。

              蕭亦終於忍無可忍,大吼道:你一直在騙我。我已經去醫院檢查過瞭,什麼病也沒有。你為什麼不肯承認,當年把我從孤兒院領回來,就是為瞭讓我復制你這可悲的命運,孤獨自閉,沒有喜好,沒有朋友,沒有婚姻,沒有愛。你憑什麼這麼對我?說完摔門而去。

              蕭持遠目光復雜地看著兒子的背影,良久才喃喃自語道:當年,我也問過同樣的問題……”

              幾天後,一臉憔悴的蕭亦坐在舊日時光咖啡店門口的傘椅下,向桌對面的人傾訴著自己的煩惱。那人叫報君知,是民間極富盛名的風水師。

              靜靜地聽完蕭亦的話,報君知轉過頭看著他說:聽你這麼說,你的傢族真是非常奇怪。

              是,我祖父很有錢,但卻沒有結過婚,後來從孤兒院領養瞭個孩子,就是我的養父。我養父成年後不知道為什麼復制瞭我祖父的生活,從孤兒院領養瞭我。那年我雖然已經六歲,可是之前的記憶一點兒也沒有瞭。蕭亦苦惱地用手搓著臉。

              那麼小,沒記住什麼也不奇怪。報君知依然漫不經心地回答。

              蕭亦面帶疑懼之色地說:懂事以後,我很想知道還能不能找到我的傢人,就雇瞭幾個私傢偵探去查訪,但是根本找不到養父所說的那間孤兒院。這幾年,我的體質越來越不好,走快幾步就心慌氣短,整天無精打采,對瞭,有一次他喝醉酒,指著我反復地念叨著三個字。

              報君知低頭擺弄咖啡杯,問道:哪三個字?

              蕭亦咬咬牙:老人苗。

              老人苗?報君知一怔,終於坐正瞭身子,審視著蕭亦說,三天後,你還到這裡來找我。

              2、轉變

              蕭亦回到傢裡便開始收拾自己的衣物,這個傢越來越讓他感到恐懼,此時他寧可睡在街上,也不想再留下來。當他提著行李正要出門時,蕭持遠攔住瞭他。蕭亦冷冷地說:你的傢產我不要,我隻想去過我自己的生活。

              蕭持遠看著腕表,低聲問道:還記得你第一次來到這個傢嗎?

              蕭亦點點頭:記得,那是三十年前。蕭持遠意味深長地說:準確地說,再過三個小時才滿三十年。再等三個小時,你就什麼都明白瞭。

              蕭亦將箱子留在門口,很不情願地跟著他坐到客廳的沙發上。父子倆誰也不說話,隻是靜靜地坐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當時針終於指向九點時,蕭亦如釋重負地站起身,大步向門口走去。突然,他感覺自己的腦袋一陣劇痛,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他的大腦裡忽然間膨脹起來。他痛苦地呻吟著,雙手捂住腦袋跌坐在地上,隻覺得世界忽然間一片雪白,腦海中一些似曾相識的畫面紛至沓來。終於,跌坐在地上的蕭亦發出難以置信的低吼……

              轉眼三天過去,蕭亦如約來到舊日時光。報君知早已經等在那裡,但令人感到意外的是,蕭亦與三天前判若兩人,仿佛一切困擾他的難題都消失瞭。他剪短瞭頭發,衣著光鮮地站在報君知面前,甚至連坐下的打算都沒有,就飛快地從兜裡掏出支票遞過去:這是付您的酬勞,我委托您辦的事情到此為止。

              報君知並沒有接,隻是望著他淡淡地說:怎麼,白白付我這麼大一筆錢,連老人苗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也不想知道瞭?

              蕭亦的眼神一時有些躲閃,說道:我現在過得很好,不想有什麼改變。隨後,似乎是忽然想到瞭什麼,又說,關於老人苗,我想那隻是傢父酒後隨口一說。

              是嗎?報君知輕笑,你父親隨口就說瞭一個連風水師都不一定知道的冷僻蠱術。

              蕭亦怔瞭怔,戒備地看著報君知:先前那都是我與父親之間的一點兒誤會。如今,我已經想通瞭,您就不需要再過問之前的事瞭。說完就快步離開瞭舊日時光

              幾日後的一個傍晚,兩個微胖的中年女人從蕭傢別墅走出來,一邊走一邊眉飛色舞地聊天。一人道:我就說這傢人腦子都跟有病一樣,那蕭老先生從來不願意出門的人,前天突然一個人出去旅遊去瞭。七十來歲瞭你說你一個人亂跑什麼。

              另一個也附和道:然後這老爺子前腳走,後腳他兒子就接瞭個小孩子回傢,說是從孤兒院領養的。我看,沒準兒是私生子,要不幹什麼趁他爸剛出門就急著接回傢來。

              蕭亦坐在客廳裡的意大利牛皮沙發上,他面前的地毯上坐著個大約六歲的男孩。孩子的周圍擺放著很多還未拆開的禮物,但他對禮物似乎完全沒有興趣,而是有些不知所措地望著蕭亦。

              蕭亦柔聲問道:怎麼瞭?不看看裡面都有些什麼玩具嗎?

              孩子咬咬唇,遲疑地問道:為什麼我沒有媽媽?

              蕭亦似乎很厭惡這個話題,不耐煩地皺著眉:你不需要媽媽,記住,這個傢裡永遠隻有我們父子倆。你會過得像個王子,想要什麼就會有什麼。所以,你要聽我的話。

              孩子懵懂地點點頭,順從地坐在地上開始拆那些禮物。

              蕭亦的目光從孩子身上收回來,重新落在手裡的一摞證件上。那是些房產證明和委托書。他已經決定要賣掉這裡,移居到另外的城市。

              這麼短的時間賣掉這麼大一棟房子並非易事,但報君知那雙似乎能洞察一切的眼睛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蕭亦的腦海裡,令他寢食難安。他甚至覺得自己當初犯瞭一個極大的錯誤,這個錯誤非常有可能將一個塵封多年的秘密打開,因為據說,報君知這個人是從來不會讓接手的事情變成懸案的。